穗权证熄火4000亿到188亿吓跑大鳄飘

2019-07-20 09:40:42 来源: 扬州信息港

穗权证熄火 4000亿到188亿吓跑大鳄飘移上海

“一旦在深交所龙虎榜上了号,就会给你打”

3月26日,广州,阴。

沪深股市冲高回落,上证指数收于3607点。

权证市场,认购证一片绿茫茫,认沽证则是“冰火两重天”。

南航JTP1开盘小幅震荡,10点30分后发力飙升,午后继续稳步攀升,收盘大涨58.32%,成交323.56亿元,较上一交易日放大349.93%。

五粮YGP1归零之路则并不如预期平坦,在0.04元附近遭遇顽强抵抗,不过终以0.004元谢幕,换手率高达1840.84%。

末一轮五粮认沽、认购权证携手度过了一个交易日。

这两只备受广州权证圈子垂涎的权证的隐去,似乎在以另外一种方式祭奠着广州权证市场的没落。

4000亿到188亿,资金大跳水

3月26日,权证市场总成交额为462.41亿元,较上一交易日增加94.36%%。其中,认购证成交135.74亿元,比前日减少16.61%;认沽证成交326.41亿元,比上一交易日巨增335.25%。

东方证券衍生品分析师黄栋对理财周报说,整个市场权证交易量还没有出现萎缩的情况。但广州权证圈子却不复之前的鼎盛景象。

广州权证交易的鼎盛时期从去年6月份开始。

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数据可以看到,去年6月份之前,广州地区一直只有数百亿元的权证交易金额。

5月份,广州权证交易金额达到491.6亿元,环比增长85%。

6月份,广州权证交易金额更是一下子冲上千亿,达到1766亿元,环比增长幅度达到259%。

此后,在2007年下半年的时间里,广州权证交易一直保持着欣欣向荣的姿态,月成交金额从1000亿、2000亿一直增长到3000亿。12月,广州月权证交易金额达到历史峰,为3783.8亿元。当时,大盘还徜徉于5000点之上。

接近4000亿的资金似乎在2008年一开始就销声匿迹了。

2008年1月份,广州权证市场仅成交188亿元。

2月份,交易金额有所回升达到343亿元,但与几千亿的豪迈相比,盛况不再。

继3月26日五粮认沽、认购权证双双摘牌之后,沪深两市目前共有14只权证产品,其中认沽权证更是仅南航JTP1一只。

黄栋表示,权证交易品种,尤其是认沽权证的稀缺,也是权证交易市场出现萎缩的原因。

理财周报从广州权证圈子中了解到,广州目前专门从事权证交易的多数倾向于操作认沽权证,认沽权证品种的稀缺,直接影响了广州权证交易市场的活跃程度。

“权证王”隐身

交易时段,东方证券广州平月路营业部,寂静,走廊里人烟稀少。30多间大户室也一改去年爆满的盛况,好几间豪华装修的大户室都空着,一些平常有四、五个人一起操作的大房间现在也仅剩一两个人孤零零地在电脑前面看着盘面,偶尔才抬抬手,动一下鼠标。

这个营业部被誉为“广州权证发源地”,在去年6月份交易为活跃的时候,它一个营业部的权证交易量就占了整个广州地区权证交易量的1/10。

该营业部的总经理宋育平对理财周报说:“以前火爆的时候,营业部一天的权证交易量就有几十亿元。”

但查看上交所的数据,该营业部今年2月份的权证交易金额仅有4亿元,只能充当之前一天交易额的一个零头。

王方(化名)不仅是这个营业部权证圈子中的“老大”,也是广州权证圈子中的领头人物,广州权证圈子里的人都管他叫“权证王”。

一业内人士对理财周报说,“权证王”的交易风格很凶悍,快进快出,而且由于资金量太大,需要经常同时在好几只权证上操作来分散资金。

宋育平说:“多的时候,‘权证王’一个人一天就能有几十个亿的成交量。”

东方证券广州平月路营业部在深交所权证交易龙虎榜上的排行经常就是“权证王”打下来的。但现在,东方证券广州平月路营业部上榜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少,3月份以来,该营业部仅上榜两次,而在今年1月份,该营业部更是连一次都没有上榜。

理财周报在营业部现场采访的时候,营业部的大户都表示近很少在营业部碰到“权证王”,不知道“权证王”是否已经离开了。

但宋育平对理财周报说,“权证王”还在,只是现在不怎么交易了。

一业内人士说:“权证都是玩‘热闹’,‘权证王’应该算是广州权证的风向标,现在“权证王”隐身了,广州很多玩权证的人也就跟着熄火了。”

没落的营业部

没落的营业部,不只东方证券广州平月路一家。

提起权证,广州老股民会首先想起天一证券广州林和西路营业部。

“南有深圳振华路,北有南京广州路”,鼎盛时期,天一证券广州林和西营业部也代表着广州的权证势力,三地资金相互博弈,何等辉煌。

天一证券广州林和西路营业部是典型的“权证营业部”,查阅之前的数据可以看到,该营业部的总成交金额中,权证交易金额占了90%以上,股票交易仅仅是其中一个零头,其权证交易之盛可见一斑。

从上交所的交易排名中可以看到,在去年3月份之前,天一证券广州林和西在全国营业部总成交量排名总在30多名以内,一度还跻身全国营业部前10名。

但在去年3月份之后,天一证券广州林和西营业部的名次就开始一路下滑。去年8月份,该营业部在全国的排名更是被甩出1000名。

当时理财周报与该营业部的总经理邹舰联系采访的时候,邹舰就表示,该营业部的客户和资金已经开始大量流失,营业部也不像之前那样人声鼎沸了。

今年,光大证券接管了天一证券的营业部,天一证券广州林和西路营业部也更名为光大证券广州林和西路营业部,营业部总经理也换了人。

理财周报了解到,营业部换券商之后,营业部原来的权证资金也跟着转移到其它营业部去了,而光大证券广州林和西营业部的排名也一直在1000名以外,曾经轰动一时的权证营业部已然沉寂下来。

东方证券广州宝岗大道营业部去年3月份从广州海联路搬迁之后,吸引了一批权证圈子的人,据了解,其中有部分权证炒家就是从东方证券广州平月路营业部分流过来的。

从去年6月份开始,该营业部的权证交易金额大幅增加,从之前4亿元的月交易额一下子暴涨至70亿元。

6月份,该营业部在全国的排名也从之前的三四百名跃至78名,其中权证交易金额占总成交金额的比重也从之前的10%左右上升至60%以上。

但好景不长。

从去年10月份开始,东方证券广州宝岗大道营业部每月的权证成交金额萎缩至4亿元左右。今年2月份,该营业部的权证成交金额仅有2亿元,在全国的排名也被甩到652名。

广州另外一家权证交易活跃的营业部——联合证券广州天河路营业部的权证交易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定的萎缩。

去年6月份到8月份是该营业部权证交易活跃的时候,权证月交易金额都超过10亿元,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权证交易金额又一度回落到3亿元左右。

周名(化名)对理财周报说,广州权证圈子的生态是,在一个营业部中有几个核心的权证大鳄,一般这些大鳄手下都会带有几个徒弟,一旦这些大鳄走了或者不做了,他手下的徒弟也就会跟着流失,导致权证营业部没落的情况出现。

监管严格,大鳄转战

为什么广州权证交易会一下子萎缩下来?

宋育平对理财周报说,主要是由于广州的权证交易主要集中在认沽权证品种上,而认沽权证的风险太大,监管部门对这方面的监管非常严格,对一些大资金进行严密监控,甚至“不让做”,因此导致广州权证市场的萎缩。

周名一直从事认沽权证交易,曾经一天能做到3个亿的成交量。对于监管的严格性,他也是感同身受。

“有时候不得不同时做好几只权证,就是为了分散资金,避免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他说,“但是即使这样,由于交易太过频繁,有时候一天能做240个来回,还是避免不了在深交所的权证交易龙虎榜上排上号。一旦进了龙虎榜,监管部门就会给你打。”

在前段时间,周名每天交易之后,都要接到监管部门的,之后也就开始将资金减少或者分散。

受到监管的这部分资金都流到那里去了呢?

大隐隐于市。

周名跟他的几个朋友觉得广州的权证气氛不好,监管又太过严格,于是在年后不久就离开了广州,转战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营业部。

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营业部同样是龙虎榜上的常客,多年来雄踞上交所成交量排名前三名,据传,许多股票涨停或者跌停都跟这里的大鳄的动态息息相关,在这些大资金的掩护下,周名和他的朋友自然可以无所顾忌,不用再充当“出头鸟”了。

周名说,转战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这个营业部的老总后台很硬,再加上上海这边的监管比起广州要宽松得多,在这边操作也就不需要经常向监管部门“汇报”了。

理财周报查阅深交所的权证交易公开信息后发现,周名跟他的朋友转战上海之后,他们所在的营业部也从权证龙虎榜上销声匿迹了。

转战的队伍不只周名一支。

理财周报在采访中了解到,许多权证炒家纷纷改变了以往“扎堆”交易的情况,开始从广州有名的权证营业部中撤离出来,转移到各个小营业部中去。

中国建银投资证券广州滨江东路证券营业部去年5月份之前的月权证交易金额只有3亿元左右,从去年6月份开始,营业部的权证交易金额就增加到每月10亿—20亿元,即使在今年1月份广州地区权证成交量少的时候,该营业部当月的权证交易金额也有16亿元,相当于整个广州地区权证交易金额的十分之一。

该营业部在全国营业部的排名中也从去年年初的700多名上升至300名左右。

如今,中国建银投资证券广州滨江东路证券营业部已经成为广州地区营业部登上深圳权证龙虎榜的新贵。

“还有很多更小的营业部,现在都分散了很多权证资金,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些资金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都在观望。”一位业内人士说。

宋育平则对理财周报说,东方证券广州平月路做权证大资金分流了一些,但几个核心人物还是留在该营业部,只是不敢有所作为罢了。

长春好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榆林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湖南的医院专治性病
上海健桥医院在线咨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