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天心 0619 灭谍

2019-09-26 03:08:01 来源: 扬州信息港

武道天心 0619 灭谍

明力与魔气同时进入祭坛,滴滴落下。请大家看全!

落璃凝视前方,两颗鲜红的眼珠渐渐发生变化,一颗变成了深黑,一颗变成了金色。

这时,她整个人都像是与祭坛融为了一体,苍白的身体上也浮出了金色与黑色混杂的色彩。

姜风握紧拳头,抬头紧盯着她。

落璃此时的感觉非常奇特,她的身上同时散发出生之气与死之气,仿佛一只脚踩在人间,另一只脚已经迈入了死亡。

她缓缓抬起手,双眼无神地平视前方,平举起权杖。

那权杖本来是透明的,这时一时金色,一时黑色,变幻不定。

落璃无神的双眼缓缓扫向四周,姜风远远地看着她,本来什么波动也没感觉到,但突然间,他毛骨悚然,直觉正在疯狂地示警!

天心种几乎下意识地就开始运转起来了,明力和魔气同时流转,瞬间达到平衡,出现了一缕极淡的灰气。

姜风毫不犹豫地把这灰气注入了他搭成的精神力里。

这时候就显出这灰气的强大之处了。

它的兼容性强得惊人,没一会儿就完全融入了精神力中,瞬间就被扯得稀薄,扩张了出去,把中所有人全部囊括在内。

与此同时,落璃张开泛白的薄唇,再次吐出了一个字!

这个字如同狂澜一般,从祭坛扩张出去,席卷了全部的九个平台。

平台上所有魔族全部抬起头,与落璃同样无神的双眼看向天空。

落璃的眼中闪过一道锐光,轻声道:“出!”

这声音并不大,但却带着一股锋锐之气,瞬间扫过所有平台。

姜风的反应极为敏锐,他立刻就觉得到有一股杀气掠过皮肤,同时后脑直到脖子后面一整片皮肤泛出了灼热之气。

他立刻意识到了,这正是荒魔痕,它被落璃这一声牵动了!

被牵动的不止他一个,几乎所有的魔族都浑身一震。眼中光芒暂时涣散,身周魔气越发浓郁。

但其实也有一少部分,他们却被这一声震得清醒过来,不明所以地望向四周。

落璃居高临下,目光落在这些人的身上,唇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接着,她又是一声轻斥。道:“焚!”

远处,焚城灯再次亮起。这一次,它不再是无差别地扫射,而是激起了几道红色的光芒,向着平台上扫了过来!

那些清醒过来的魔族还没回神,就看见光芒扫过来,他们瞬间瞪大了眼睛,齐声惊呼!

惊呼声非常短暂,还没彻底发出口,红光就已经触及了他们的身体。

几乎就在被碰到的那一刹那

武道天心  0619 灭谍

。他们的肉体变成了飞灰,浓郁的魔气从魔核中激出,汇进了周围的黑雾中。

这些魔族里,还有几张熟悉的面孔……

正是今天跟他们一起出来的那一家四口,离虚君在临渊城潜伏了好久的那四个卧底!

这四个人是离虚君的手下,姜风一点也不熟,所以没把他们拉进精神里。于是。他们就被落璃轻而易举地辨别出来,直接用焚城灯烧死了。

同时被揪出来的,还有一些魔族,可想而知跟这一家四口的身份相同。

姜风大概猜得出来,落璃是靠荒魔痕做到这些的。但是,离虚君这四名手下的荒魔痕他曾经留意过。它根本跟离虚君无关,已经打下了浓重的临渊城烙印。

难道荒魔痕除了普通的属地标记以外,还有其它一些作用?不然,落璃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揪出这些卧底?

姜风在心里暗自庆幸。还好他刚才及时用灰色气体做了掩饰,落璃这一下虽然干掉了不少卧底,但被他精神笼罩的那些人全部安然无恙。

这时候他们也是清醒的,看见其他卧底的下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心里对姜风又多了几分服气。

这次扫描让姜风有点暗地里生畏,但显然也耗费了落璃的大量精神。

她的脸色原本就非常苍白,这时更白得像透明的一样,看上去连站都有点站不太稳了。

不过,她仍然强撑着身体继续仪式。她指挥引导着平台缓缓落下,回到原地,天梯重新出现,被控制的魔族们有序地离开平台,回到城里。

这整个过程中,魔族们都神情恍惚,看上去有点疲倦憔悴。

显然,刚才大量输出魔气,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负担。

姜风走下平台前,若有所思地抬头看了一眼。这时候他才留意到,落璃所站的祭坛,正跟天命堂相互对应。从天命堂顶端的五芒星正中央,射出了一道光芒,如花般绽开。那个祭坛,就像这朵花的花蕊一样!

直到平台与祭坛渐渐消失,魔族们才渐渐恢复神智。

他们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毫无印象,一个个打着呵欠,快步往家里走,明显就是奔着回家睡觉去的。

姜风混在人群里,也加快了脚步。姜晨走在他身边,紧紧地握了一下他的手。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却都在对方眼里看见了恐惧与警惕。

……

……

回到小院里,姜风和姜晨异口同声地道:“我知道了!”

两人同时住嘴,姜风问道:“你知道什么了?你先说。”

姜晨点点头道:“这才是荒魔痕的真正作用!它看上去是被烙在皮肤上的,其实深入魔族的精神。”她蹲下身,随手在地上画了个小圈,道,“这是天命堂――”圈旁无数密密麻麻的小点,“这是各城市里,烙上了荒魔痕的魔族。”

“落璃――或者说天命君通过天命堂发出指令,所有魔族都能接收到。今天是用来找出临渊城的卧底,下一次呢?他就算让所有魔族为他拼命战斗,魔族们也不敢,或者说,根本没有那个意识来违令!”

姜风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样的。我也知道天命君为什么会这么看重落璃了。”

“因为她是幽魂族人,擅长精神力方面的技巧?”

“这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是她的身体……你发现了吗?她其实已经死了!”

姜晨的眼睛瞬间瞪大,惊疑不定地道:“死了?但是……”她的反驳还没有出口,又皱起了眉头,沉思道,“你说得对,我的确从她身上感觉到了浓浓的死亡气息,但是……”

她似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到一半就住了嘴。

姜风补充道:“但是那死亡气息不是很明显,生之气也一样浓重?”

姜晨立刻点头:“对,就是这样!”

姜风问道:“你忘记你先前跟我说过的,关于落璃的资料了吗?”

姜风这一句话,立刻就让姜晨跟他想到同一件事去。她瞬间恍然,道:“你是说,那个命匣?”

能跟一个人这么有默契,是一件让人很舒服的事情。所以,虽然在讨论非常严重的事情,姜风还是忍不住微笑了起来了,道:“对,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奇怪。命匣就是命,命都不在身体里了,这具身体还能称之为活着吗?”

姜晨点头道:“嗯,你说得有道理。但是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处吗?”

姜风道:“当然有用!落璃现在的状态非常奇特。她的身体已经死了,但由于命匣的存在,她又相当于是还活着。所以,你会在她身上同时感受到死之力与生之力,那是因为,她本身就一脚踏在生死之间!”

随着述说,姜风的思路越来越清晰,道:“一般情况下,明力和魔气是截然相反的两种力量,两者完全不能并存。但在落璃这种状态下,她的体内就能同时容纳这两种力量。如果她能在体内把它们达成完全的平衡,那就……”

姜晨听得入神,问道:“那就怎么样?”

姜风沉默片刻,摇头道:“这个我暂时不能告诉你。”

天心种是他的秘密之一,轻易不能告诉别人。陆明对他来说,不过是萍水相逢,暂时联手的一个魔族而已,但不知为何,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竟然会有些抱歉。

姜晨看他一眼,微微一笑道:“嗯,我相信你!也就是说,这就是落璃……或者天命君的目的了?”

姜风心里抱歉的感觉更浓了,他深吸一口气,把复杂的感觉压下去,点头道:“嗯,应该就是这样!”

姜晨眯起眼睛,缓缓道:“我不知道天命君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无非就是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他不是个好人,如果让他得到了至强的力量,对这个世界都不是好事,所以……”

她抬起眼睛,与姜风对视,认真地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破坏天命君的计划!”

姜风凝视着她,也笑了起来:“当然,我也是这样想的!”

他沉吟片刻,道,“还有一些事情我没跟你说……”

他把梦魇的存在、魔域与人类世界的平衡等等关键跟姜晨说了一遍,姜晨轻易地全盘接受了下来。

她断然道:“既然如此,那这件事更是非做不可了!那么接下来的步是……”

姜风和姜晨对视着,异口同声地道:“找到落璃的命匣,破坏它!”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南京京科医院免费热线
南京京科医院住院费多少
南京京科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南京京科医院看病价位
南京京科医院价钱多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