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觉醒 136 娇气凌人

2019-10-13 00:00:31 来源: 扬州信息港

神武觉醒 136 娇气凌人

叶凡并不想离这位娇气凌人的沧蓝国小公主太近,以免招惹来池鱼之祸。¢£,

当然了,小公主不认识他,肯定没这闲工夫来特意找他的麻烦。

只是,沧蓝国公主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就像一头在东莱郡可以为所欲为、横冲直撞的兽王。

而他只是路边毫不起眼的小蝼蚁平民,一不小心就会被乱窜的兽王给大力踩踏到。

作为惹祸之主,她还不用承担任何和后果,倒霉的永远是周围那些“不长眼”没有及时避开的蝼蚁们。

所以识趣的,就是离这位娇气凌人的小公主远一diǎn。

但是他这个十人小队中的其余九人,大部分显然并不认识娇娇公主,他们还在解开器字第九层题目的兴奋之中,已经陆续来到巨船第十层阁楼。

他们显然没意识到此地的危险性,只是把阁楼内的其余二个小队当成是普通的游客。

现在想要离开也迟了,如果硬拉着众人离开,这痕迹太明显,反而更为不妥。

叶凡心中无奈,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来。寻思着,尽快解开这第十层的灯笼题目,赶紧离这位小公主远一些。

就在叶凡为看到凌娇娇公主出现在这里,感到忐忑不安的时候,却意外有了另一个发现。

另一个小队的首领,那位脸色有些苍白、病怏怏的年青人,在看过他们一群人的时候,冷漠的目光在他身上滞留了一刹那,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凌厉,似乎怀着很深的成见。

叶凡察觉到了这冷冷的一瞥,不由一凛,警惕起来。

同时暗感到有些奇怪。

他并不认识这个病怏怏的年青人,确信从未打过交道,为什么他似乎对自己有很深的成见和敌意。

要知道,他和古寒剑、姜尤希可是一个小队一起上来的。那个病怏怏的年青人唯独在看过自己的时候,露出那种深深的冷意和成见。

叶凡苦思无解,搜遍了印象,也没找出这个病怏怏的年青人是谁。

他只能放弃了猜测,继续朝这第十层阁楼其余人打量。

器字楼船的第十层阁楼,并不是太大,数十丈长的阁楼大厅内布置的古色古香,韵味十足。大厅四周的窗壁上挂着不少画像,都是东莱城历代炼器大师之像。

大厅里是此间主人的席位。

一名鹤发青须,面色严肃的七十来岁老者坐在上首,着茶水,神情显得颇为悠闲,眯着眼睛笑看着眼前二个来到他们面前的小队。

哦不,现在是三个小队!

这让他颇为高兴。

现在才是清晨时分,东莱城的中秋“十连舟赛”刚刚开始不到小半个时辰,居然有三个十人小队出现在器字楼船第十层,来到他这位东莱炼器行会会长面前。能够出现在这第十层的,是炼器师级别的人才。但他们都很年轻。

如此看来,东莱城年青一辈武尊之中,炼器系也是人才济济啊。也不枉他这数十年来,对东莱炼器行会的辛苦投入。

旁边还有几名炼器行会的高级职员,在老者一旁伺候着,随时听候命令。

只是因为这第十层没有几个小团队能够上来,所以他们也很清闲,几乎无所事事,能做的仅仅是为会长大人添茶倒水。

叶凡打量了老者几眼,不由暗道:如果不出意外,这位老者显然就是东莱郡炼器行会的会长了。

这位东莱郡炼器行会的会长的身前的长桌上,摆放着一盏精美绝伦的机关灯笼。

这是第十层阁楼,仅有的一盏灯笼。

这盏由大量密密麻麻七彩玄金块组成的机关灯笼,美轮美奂的绽放着柔和的七色光芒,将整个楼阁大厅都映照的七彩斑斓,如同梦幻一般。

神奇的是,这个灯笼上的七彩玄金块是流动的,会自动的不停变幻位置。

叶凡小队众人一进入这层楼阁大厅,几乎立刻被这盏机关七彩灯笼所吸引。

“好漂亮的灯笼啊!这是也是一件机关玄器?”

“这东莱城的炼器行会,机关果然是非同寻常。”

众人低声惊叹着。

叶凡眨了眨眼睛,很快通过殇的神书之中,查出这个七彩机关灯笼,暗自嘀咕了一下,“机关七彩玲珑灯!一千七百个构件组成,外壳的机关会自动像流水一样流动!只是精巧归精巧,却也没什么用!”

在大厅左右二侧,则是宾客的坐席,有大量的座位。

“韩志,你还要多久才能把这到题解开?这都已经有三个小队上来了,你这个废物,还没有解出答案!”

凌娇娇坐在左侧客座上,一双雪白如玉的小腿,翘起来搭在桌子上,足上一双红色皮靴子。

她腰挎玄剑,一手持着短鞭,娇美的脸庞上颇为不耐烦的説道。

她身后一丈内,一动不动的站着五名一色红衣蒙面的神秘女子。

此外,她附近还站着整整九名年青武尊,和她是一个小队。

他们都是东莱郡为出色的天才武尊,任何一个单独亮出名号,都是东莱城名动一时的年青一辈武尊dǐng尖人物。

当然了,不管他们是不是天才,是不是dǐng尖人物,此刻都只能乖乖站在凌娇娇的身后,任由她呵斥。

其中一名年青武尊额头微汗,正在拼命的想着,低声解释道:“这道题很难,我还需要一diǎn时间来考虑。”

“这我不管,要是你落在别人的后面,丢了我的脸面。哼,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别在我面前出现,碍我的眼!”

凌娇娇冷声道。

“是!我一定竭尽全力!”

那名年青武尊脸色微白,低头道。

如果解不开这道题,在小公主面前失宠,他只怕再也无法挤入小公主身边的这个圈子,丧失一个晋升沧蓝国层的绝好途径。

“韩志!你是韩志!东莱榜第三十七位,东莱城年青有潜力的新晋炼器大师?!”

冯爽听到这个名字,顿时一震,难以置信的失声惊呼。

对于他这样还是炼器学徒之人来説,炼器大师简直是无比崇高的存在。而韩志这样年仅三十余岁,便成为炼器大师,更是他膜拜的对象。

那名为韩志的年青武尊,冷眼看了冯爽一下,没有丝毫的得意,站在红衣女剑士附近继续苦思器字号一道题的答案。

冯爽呆了一下,立刻闭嘴。

叶凡这个小队的众人闻言,都是一愣,似乎开始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都迅速闭嘴沉默下来。

他们来了东莱城一年,当然知道东莱榜意味着什么。整个庞大的东莱郡城,沧蓝国屈指可数的重城之一,仅仅只有一百位武尊入榜。

韩志这样一个在东莱榜高居三十七位,无比年青出色的炼器大师,武尊级人物,却在红衣女剑士低声下气,简直到了摇尾乞怜的程度。

这红衣女剑士的身份,令他们感到一丝恐惧。哪怕他们中间不少人是出身鹿阳府的世家、豪门,但恐怕跟平民也没多少区别。

在大厅的左侧,那名病怏怏的年青人也是坐着。身为东莱郡少郡主,东莱榜位,他还是勉强有资格在这大厅里坐下的。

除了凌娇娇和这病怏怏的年青人坐着之外,其他武尊们则全都自觉的站着。

病怏怏的年青人气度沉稳,斟酌了一下,淡笑道:“公主殿下稍安勿躁,这第十层的题目都有些难,韩志一时间答不出来,也是正常之事情。我这边的陈柏,同为炼器大师,在东莱榜四十八位,仅次于韩志,也一样在苦思答案,一时半会只怕也没结果。殿下再等等吧!”

“李昊!少在这里打马虎眼,我不需要你让,让他们各凭本事就是了!我的这支队伍,每个人在东莱榜排位,都比你手下的一批人高。今年的‘十连舟赛’,我赢定了!

听説集齐‘十连舟赛’的十枚令牌,会有一份神秘大礼。我倒想看看,是什么东西有这么神秘!”

凌娇娇一手轻轻玩着鞭子,淡淡娇声道。

在这大厅内,没人觉得她这话有丝毫的不对。因为她附近的那九位年青武尊,清一色都是在东莱榜上排位极高的九系天才武尊。

那病怏怏的年青人的队伍,虽然也是东莱榜上有名号的人物,但是排名却明显差了一筹。

病怏怏的年青人,微微一叹,説道:“公主殿下对我还是有些成见啊!这‘十连舟赛’虽是中秋游戏,但也是我东莱郡历年以来为隆重的一个竞赛。这竞赛的奖品,对我来説也是无比诱人。我这边定然会全力以赴,绝不放水。”

他这拿捏到分寸的轻微一叹,诚恳无比,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冤屈,却只能独自黯然承受一样。

叶凡这支小队的众人,一下被二人的对话,震惊的几乎要懵了。他们终于察觉到,自己似乎来错了地方,早知道就不该冒冒失失的就闯进这器字楼船第十层来。

冯爽、赵飞扬等人,一个个都脸色异常苍白。

公主殿下!

居然是沧蓝国的公主殿下!带着东莱榜上的九名dǐng尖武尊,闯这中秋“十连舟赛”。

李昊!

东莱郡的少郡主!东莱榜实力位,也带着东莱榜上另九名dǐng尖武尊,闯这中秋“十连舟赛”。

这二位超强人物,各带了一支小队,看样子火药味还不轻。

孙早利两腿有些发软,摸到第十层楼阁的台阶门槛,朝叶凡使了一个眼色:情况很不对,赶紧离开这里

叶凡暗暗diǎn头,开始不动声色的移动脚步,慢慢转向楼梯门口,准备撤退。

凌娇娇这时,注意到了第十层楼梯口刚上来的叶凡小队众人,朝他们瞥了一眼,娇声道:“除了我们二支小队之外,居然还有第三支小队这么快就上了器船第十层!看来,东莱城还有一位不亚于韩志和陈柏的炼器系高手啊!也不知道在东莱榜排名第几?”

日照癫痫病医院
张家口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海南男科
日照癫痫病医院费用
张家口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