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千元机互联网手机挤泡沫

2019-05-15 01:14:28 来源: 扬州信息港

新一轮的危机感和反思热潮,正在厂商中蔓延。1月14日的360发布会上,360董事长周鸿祎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性价比的打法已经失效了。如果只做性价比,就会越做越低,跟不上消费升级的目标。他质疑,在因100元的价差就粉转黑的市场中,千元机是不是还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粉丝。

更为重要的是,缺乏竞争力和粉丝会限制产品的溢价空间,也难以支持真正意义上的创新。而从行业规律来看,产品同质化的表征暴露以后,往往是恶性竞争和死亡。这轮增速放缓只是行业根据供需关系自我调理的过程。但对生态中的企业,这将是一场残暴而血腥的淘汰赛。

性价比危险

去年,当周鸿祎进入接近饱和的红海,有观点认为时机已晚,但现在看来,他或许躲过了1劫。国产中的早入场者,跟上了5年前兴起的性价比风潮,产品线定位和营销套路都固化于此,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千元机的泥沼。

奇酷系列这一轮发布的旗舰版和极客版,定位中高端市场,售价分别是2499元和2999元。周鸿祎在上的思路是,在一定的成本之下,融会软件硬件的升级,研发更多常用的、细节性的功能来黏合用户,比如指纹一键拨出、通话录音、超级私密空间等等。

在公然场合,360至今回避公布奇酷去年的整体销量。据360总裁祝芳浩透露,做以来,周鸿祎一改以往的风格,并未给团队定下具体销量目标。不过,360并不是在淡化销量的厂商。晒过去年的成绩单后,今年开年,性价比和销量成了厂商集体反思的话题。

1月中旬小米公司的年会上,雷军提及对小米7000万的销量不OK。这一年,关于小米不再发热了产品节奏乱了就是屌丝机等非议不断。雷军得出了一个结论:小米内心有心魔。他指出,年初8000万的销量预期的压力下,小米的动作变形了。

而2015年,千元品牌魅蓝将销量从440万冲到2000万之后,魅族创始人黄章并没有被冲晕头脑,魅族2016年的销售目标仅上调了500万。在媒体沟通会上,魅族副总裁李楠乃至提出了一个观点:性价比危险。

这不是对销量的恐惧,而是对逆市场的恐惧。在市场的变化当中,他们这是一种控制风险的表现。赛诺市场研究公司副总经理孙琦认为。

厂商的危机感中,利润是无法忽略的因素。千元机品牌以互联企业居多,其早期的低价高配置模式往往需要靠融资支撑。互联厂商出来后,大部分千元机围绕本钱定价,成本加上一点点利润,不赚钱就做了,希望未来规模提升赚钱。据孙琦泄漏,千元机厂商的平均毛利润低于10%。

2015年,各家厂商普遍以硬件、配置、性价比为营销口径。当硬件比拼看似难分伯仲,外观上的曲面屏幕、金属机身、窄边框又成为新的竞争热点。部分厂商乃至一月1新款,相对上一款稍作改动后,随即推向市场。千元机的硬件配置和技术已经鲜有竞争空间了。厂家为了避免同质化,热衷于把研发费用花在无关痛痒的地方,却收效甚微。

国产目前在真正的产品创新上还是比较少的。所以大家很容易通过营销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来弥补在产品上的创新。周鸿祎表示。

长跑依赖资本支持

现在的问题其实不在于厂商能不能做出配置高的产品,而是如何把各种各样的小毛病都解决掉。这些事情是硬功夫。电信专家项立刚举了一个例子:苹果800万摄像头的效果,可以优于其他厂商1300万摄像头,这并不是硬件配置层面的问题。产品使用中的小问题,层见叠出,硬件上可以不断做软件的优化,软件里又可以写入硬件。

华为有几千人做研发,有的厂商800人做研发,甚至有的ODM一款产品只有50人做研发。50人的研发团队,做出基本配置没问题,但把小毛病都解决掉是不可能的,而这才是(品质竞争的)根本。项立刚说。

而如果从资本角度分析,千元机面临技术瓶颈,也有因可循。进一步加大研发力度,需要额外的资本投入。而在资本寒冬,C轮、D轮融资在收窄。行业不仅风险大,且融资需求量级远大于千万级别。因此,说要加大投入、做高品质的厂商不在少数,但真正想把南墙撞穿的,也许只有罗永浩。为此,他经常被投资人质疑,在这个超高性价比概念遮天蔽日的时代,打造精品,是不合时宜的做法。

但事实上,在很多人看来,罗永浩的思路并没有错。老罗是对的,就是运气太差。周鸿祎如是评价。苏醒的也不止是老罗,比如魅族,去年迫于出货量太小众的压力,随波逐流推出千元机魅蓝。销量冲上2000万后,今年的计划是重回中高端定位。

小米已把山寨厂商都干掉了,从它们手里抢了市场份额,这个历史过程已完成,也释放完了需求量,后面的机会在中高端市场。项立刚表示。

但转型中高端这条路也不好走,看看华为就知道。在业内人士看来,华为Mate1、Mate2的市场反应其实不明显,直到Mate 7拿下700万的发货量,华为的高端机型品牌才算树立起来。对这款产品,华为内部初预估的出货量只有200万。销售的突然爆发,可以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过去5年的高端转型,对华为而言,并非风平浪静。2011年,华为逐步脱离对运营商的依赖,转型为消费者品牌,并定位于中高端精品市场。《中国经营报》从华为消费者业务相关负责人处得悉,依照这个战略,5年之间,华为的款型从75款下降至20款。创新是一场长跑,华为每一年至少投入销售收入的10%用于研发。上述人士表示。

有两年时间,华为曾承受着巨大的盈利困境。华为消费者业务集团负责人余承东曾表示,那两年太糟糕了,利润率还不如银行贷款利率,把这些钱存到银行里,利息都会比盈利要高。

华为能熬过了5年的转型期,离不开华为集团的财力和技术上的支持。然而对更多靠山不够硬的千元机厂商,这条转型路或更加艰险。

渠道下沉阻力重重

数据显示,2015年华为出货量到达1.08亿台,同比增长44%;OPPO智能的销量超过4500万台,同比增长超过50%;VIVO公司副总裁兼CMO冯磊此前泄漏,去年出货量超过4000万台。上述数据,让华为、OPPO和VIVO这三家风格低调的企业,成为新一轮被追捧的对象。

2015年出货量出现首次下滑,相对于2014年已是负增长了。国内市场趋于饱和,而现有的新增点(创新点),并不足以为千元智能机带来很强的换机需求。赛迪顾问互联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门长晖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

除效仿华为转型高端,千元机还有一条出路。三线至六线等乡镇地区尚存在待开垦的需求,还有千元机的扩张空间。VIVO、OPPO2015年都在渠道下沉中尝到了甜头。酷派、金立、华为、小米也都开始在渠道布局上下工夫。

不过这块市场也有潜伏的对手。门长晖在乡镇地区调研时,看到一种现象:一批此前以为厂商代工为生的企业或渠道商,如今倾向于转做贴牌。对他们来说利润非常高,同样1500元的定价,成本只有700~800元,利润率能到达50%。

这是消费升级中的一个行业现象,千元机厂商强大的议价能力,压榨着代工工厂的利润。在深圳地区,代工工厂的平均利润2%~3%,赔本接单的也大有人在。与此同时,快速迭代升级的工艺,致使大批生产线和装备因为难以满足厂商的需求被淘汰。跳出来贴牌生产,短期内是一条活路。

尽管上述贴牌机就像当年的山寨机,在1二线市场几乎没有品牌竞争力,但乡镇地区的零售业自有一番规律:这些地头蛇的优势在于与当地渠道商有着更紧密的关系,这意味着更多进入门店,被推销给消费者的机会。

或许凭仗品牌优势和消费升级的趋势,千元机终究还会获得胜利,重现此前中华酷联干掉山寨机的局面。但这场征战仍没法跳过。由于等待电商渠道下沉,推波助澜,需要时间。而自己下沉渠道布局门店,则意味着更多人力和租金成本。

痛经气血虚弱证表现
月经量多吃什么食物补
月经褐色量少什么原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