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西粮库巨额欠债调查

2019-08-21 23:48:41 来源: 扬州信息港

兰西县14家国有粮库至少11家存在向职工甚至社会人集资的问题,其中9家还涉嫌骗取银行贷款,总涉及资金 .6亿元,至今1.7亿元不知所踪。

目前,两个粮库主任被捕,两个粮库主任被网上通缉,其他5个粮库主任取保候审。县粮食局局长引咎辞职,农发行兰西县支行行长被免职。

什么时候还我们的钱啊?我现在快没法活了。 7月11日,57岁的黑龙江省兰西县东方红粮库工人张国庆颤抖着双手拿出一张盖有粮库财会专用章的借据让记者看。

借据表明,东方红粮库于2008年1月14日为了收粮借职工张国庆现金6万元,借据上没有还款期限,也没有利率说明。但据张国庆讲,当时说的是一年内还,2分利,去年年底给了他4万元,还有近4万没给他。张的女儿、女婿也是东方红粮库职工,他们当年也都分别借给了单位5万元,现在也有部分钱没给。现在张国庆只有靠老婆打零工生活,因为他每天还得去粮库值班。

和张国庆有同样遭遇的人在兰西县还有很多。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获悉,该县14家国有粮库至少11家存在向职工甚至社会人集资的问题,其中9家还涉嫌骗取银行贷款,总涉及资金 .6亿元,至今1.7亿元不知所踪。目前,兰西县东方红粮库主任李士喜和红卫粮库主任冉明已被检察机关正式批捕,另两个粮库主任被网上通缉,其他5个粮库主任取保候审,该县粮食局局长刘岩因粮库骗贷和集资问题引咎辞职,农发行兰西县支行(以下简称县农发行)行长尚晓明也被免职。

还我血汗钱

兰西县隶属于黑龙江省绥化市,因位于呼兰河之西而得名,属于贫困县。

东方红粮库位于兰西县长江乡,是连续多年的省级 四无 先进粮库, 四无 即无害虫、无变质、无鼠雀、无事故。7月11日,记者在该粮库看到,除了一个平房仓还储存着部分大豆,包括新建的4个万吨级平房仓在内的其他仓库都空空荡荡,院子里的数十台机械锈迹斑斑,大量原本用来搭临时仓囤的苇席正在发霉、长毛。粮库办公楼的门口悬挂着十几块铜质奖牌,在一块由黑龙江省粮食局、省委省政府纠风办联合颁发的 群众满意粮库 奖牌上,不知何时被职工在 满意 前用纸贴了一个 不 字。

粮库每天有 个人值班看守。正在值班的粮库储运组组长冯景武从1981年至今一直在东方红粮库上班。他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粮库里的 489吨大豆都是2008年拿职工的血汗钱收购的,原来有1.5万吨,之前已经被卖掉了1.15万吨, 今年5月份县公安局来人调查,说要调走这些粮食,我们大伙都不同意,粮库至今不还我们的钱,把这些大豆也调走我们怎么办?

据了解,东方红粮库现有职工40人。2008年1月,粮库领导要求职工全体集资,工人每人5万元,班组长6万元,领导每人10到20万元,共集资250多万元,案发前连本带利还了一部分,剩余200多万元至今未还。

全体职工大会上,领导要求两天内交钱,不交的就下岗。单位四五年没发工资了,都没钱,许多职工都是 抬钱 (借高利贷)交的钱,现在还不了,只能四处躲债。 冯景武说。

兰西县第二粮库占地5.5公顷,储存能力两万吨。记者7月12日来到该粮库,远远看到大门上一面红色的横幅写着白色大字: 讨还血汗钱,职工要生存。 走进院内查看,所有仓库破败不堪,仓库内空空荡荡,除了生了锈的仓储设备,地上没有一粒粮食。

我们单位原来有100多职工,2004年改制让我们买断工龄,但之后留了我们20多人返聘工作至今。 二粮库烘干塔塔长冯伟民告诉记者,自从2006年以来,他们的效益就一年不如一年,几乎每年都要和职工借钱收粮,不过开始借的少,还得也及时。2008年8月一天,粮库领导给大家开了个会,要求职工每人交5万元,班组长以上每人10万元,不交就辞职回家。为了吸引大家,粮库还自定了二分的利息。冯伟民想方设法筹借了5万元,算是保住了饭碗。但没想到除了2009年给了一次利息外,至今不仅利息没再给,本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仅如此,从2010年4月起,职工工资也开始拖欠。

2010年国庆节前,工人们听说县农发行请各个粮库的领导吃饭,感觉出问题了。不久,粮库领导又让职工每人拿10万元,大部分职工没有交钱。不久纪检委、审计局先后住库查账。 就在这期间,粮库主任徐志勇还出售了剩余的400吨玉米,卖粮款六七十万元据说也没上账。 冯伟民说。

今年1月,徐志勇被兰西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记者调查了解到,从2006年开始,兰西县多数粮库就开始向工人集资,开始是一万、两万,利息也只有1分、1.5分,2008年开始,普通职工5万,中层以上干部7至20万不等,二分利息,达到四分利,以10万元二分利息计算,一年净得利息两万,非常诱人。

不只粮库职工集资,县里很多有钱人也托关系找熟人,主动把钱送来,有的一个人就入了五六十万。 兰西县某粮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导告诉记者。

骗贷 硕鼠

粮库的集资款都去了哪里?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这些钱除了交农发行贷款保证金,多数被拿去还了银行贷款,而银行贷款除了两年前收购部分粮食外,或者被挪用作了基建资金,或者被民营粮食企业 借用 。

根据《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粮食收购资金贷款封闭运行管理办法》规定,实行粮食收购资金贷款专户管理。获准使用粮食收购资金贷款的借款人,必须在农发行开立粮食收购资金存款账户。粮食收购资金贷款发放后应全额进入收购资金存款账户核算,通过专户支取和汇划。借款人需将粮食收购资金贷款汇划到异地收购粮食的,应在收购地农发行开立收购资金存款账户;借款人委托其他企业收购粮食的,受托企业应在属地农发行开立收购资金存款账户,比照借款人收购资金存款账户管理;粮食收购资金贷款必须在农发行的收购资金存款账户之间汇划。

农发行的内部规定是很严格的,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些工作人员失职渎职,甚至可能和粮库一些人勾结起来套取国家政策贷款。 黑龙江省法院系统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对粮食政策贷款的担忧。

在兰西县调查过程中,《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获悉,有的粮库2009年实际收粮只有7000吨,但在案发后的有关部门查账时,却向农发行上报两万吨。

粮库有时也很无奈,不这样贷款很多工作没法开展。 兰西县二粮库会计张双健这样说。

东方红粮库职工冯景武告诉记者: 2004年进行的全国性核销粮库旧账,粮库主任趁机虚报旧账,当年秋粮收购时,兰西县14个粮库都出现涨仓。

2005年下半年秋粮收购之后,始建于1960年的东方红粮库开始走下坡路,冯景武说: 为了获得更多临储指标,2006年起粮库增建了5个大仓储平房仓,直接搅乱了粮库收粮的资金链。

据了解,兰西县大多数粮库都处于亏损状态,近几年一直没有收粮或少收粮,部分粮库靠农发行的贷款大搞基建工程,再从职工手里集资还贷,如此恶性循环。

记者从兰西县委宣传部了解到,该县欠贷多的是北安粮库,欠 476万元,河口粮库欠2117万元,东方红粮库欠贷291 万元,红卫粮库欠贷2 2万元,县二粮库欠1 42万元,县三粮库欠492万元,团结粮库欠1669万元,长岗粮库欠1000万元,奋斗粮库欠1690万元。

据知情者透露,今年1月8日,兰西县的国有粮库主任们接到通知到县麻城会馆开会。准时来参会的东方红粮库主任李士喜和红卫粮库主任冉明,因为欠贷超过2000万元,当场被警方扣下。而北安粮库主任狄广州和河口粮库主任杨小晨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声,根本就没有来开会,直接潜逃。涉嫌罪名均为骗取银行贷款。

到农发行贷款至少要经过四道关,一是粮食局局长,二是分管县长,三是银行驻库信贷员,四是农行发的几级审批。与其说是骗贷,不如说内外勾结套取贷款。 兰西县粮食系统一位人士对《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说。

记者到兰西县农发行要求采访驻库信贷员,该行现任行长刘志辉以上级不同意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但据了解,县第二粮库驻库信贷员董超远已经因粮库骗贷问题被停职检查,兰西县农发行原行长尚小明去年12月就被免职,新任行长5个月后再次 因烂摊子 离任,现任行长上月刚刚到任。

粮库的无奈

中国县级粮食系统的困境是近十年开始凸显的。

和中储粮库、国储粮库面临收粮难的局面不同,县级粮库面临的是生死存亡问题。 黑龙江一位粮食系统官员这样告诉记者。

2006年国家取消农业税后,农民没有了 交公粮 的义务,县级粮库的 噩梦 也由此开始。记者了解到,中国粮食流通体制经过多年来的改革,已经基本实现购销市场化,民营的粮食购销企业和个人在基层得到迅速发展。而农民们似乎 变懒了 ,他们往往是等着经纪人上门收购自家的粮食,资金雄厚者则成为大型的粮商,在农民与粮库、粮食加工企业之间充当沟通者角色。

当县级粮库和国家储备库、粮食加工企业处于平等的竞争地位时,资金实力有限、收购价格毫无优势的县级粮库自然被农民和经纪人抛弃。在国家出台收购政策后,由农发行和国家财政保证的资金和利润就成为了县级粮库的救命稻草。

记者在黑龙江省方正县调查发现,该县6个国有粮库也都惨淡经营,紧靠县粮食局的县第二粮库已经荒废多年,院内长着齐腰深的蒿草,大门口竖起的一块牌子显示,该粮库土地已被征收,未来将开发为居民小区。而在一些民营粮库内,生意兴隆,一辆辆空着的汽车驶进来,又一辆辆装满粮食离去。

而据知情者讲,在兰西县粮食系统,由于企业亏损,数百名职工没有一个有三险一金, 看病全是自费,到龄要退休只能自己补交养老保险,包括企业应交的部分。 该人士说。

兰西县粮食局新任局长徐波涛今年5月曾表示,粮库亏损确实存在经营管理方面的问题,重要的是不能靠贷款。他说,农发行的贷款利息不是很高,但发放贷款的时间有问题。农发行的贷款,县一级要到春节前后才能到账,而农民种的粮食在上一年10月份开始收割了,那时候贷款还没下来,粮库没有钱收粮,好粮食就被个人收走了。等到春节前后,贷款下来了,市场上的粮食少了,粮价就高了,好粮也没有了。每年六七月份,农发行就开始收贷,粮库只好卖粮还贷,这么短的时间里,高价收的粮,只能低价卖出。

据徐波涛介绍,国家之前有一个政策,鼓励粮库增加仓容,只要规模够大,就给国储粮的指标,而这指标才是钱的,除去各种费用,一吨能净剩70元。由于有这个利润的吸引,很多粮库就想办法多贷款,一贷就是上千万,用于扩建,增加仓容。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对《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说,抱怨农发行的贷款时间是事后诸葛亮,如果本身对市场有前瞻性,盈利空间也是很大的。市场发生变化了,粮食系统思路上没有与时俱进,各地粮食局举步维艰,职工收入很差,终粮食购销体制必须改革。

贷款漏洞

早在2004年,农发行、国家发改委、农业部就曾联合出台《粮食收购资金贷款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农发行要坚持收购资金贷款专款专用、贷款使用报账制度、粮食库存监管制度和销售货款回笼制度,保证粮食收购资金贷款安全。同时要求粮食企业应按贷款程序申请贷款、办理贷款手续,按借款合同约定使用贷款和归还贷款本息,不得挪作他用。

而农发行也连续出台数个办法,对粮食收购、流转资金贷款进行了细化。但是在实践中,问题却层出不穷。

2008年5月,黑龙江省富锦市九〇粮库出现粮食亏库案件,两名原副主任失踪,粮库原主任和出纳员因涉嫌经济犯罪而被正式批捕,涉案金额近1亿元。

2009年4月,挪用粮库贷款5000多万、被通缉一年的黑龙江方正县粮仓 硕鼠 裴树林归案。被当地人称为 裴大成子 的裴树林,在2008年将农业发展银行为方正县伊汉通粮库提供的5 50万购粮贷款挪作己用,此后携1680万贷款 失踪 。

据媒体报道,裴树林既不是这家粮库的工人,也不是干部,却掌握着该粮库大权一年之久。原来,裴树林是方正县太阳石米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作为该粮库的委托户,向农户收粮。按照农业发展银行的操作模式,农发行先把贷款发放给粮库,再由粮库发放给委托户收粮。收贷时,农发行对粮库要钱。如果发生了欠债不还的情况,银行可以强制卖掉粮库的 粮食 ,收回本金和利息。

事实上, 裴树林模式 在黑龙江很普遍,而且引发了形形 的纠纷。

裴树林模式 有何法律依据?如何堵住政策性农业贷款的漏洞?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总行7月12日给记者的电子回复说明,经中国银监会批准,农发行从2004年就可以开办大型粮食加工企业收购资金贷款业务,并于2004年和2005年分别下发了《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粮食加工收购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粮食加工收购资金贷款管理办法》,因此,只要符合贷款条件的加工企业均可获得农发行贷款。但对加工企业贷款的条件相对高于购销企业,如信用等级需在A以上,一般采用担保贷款方式等。

总行认为,黑龙江方正县的加工企业大部分达不到这一贷款条件,而只能采用一种加工联营的方式。这种经营方式在解决当地农民卖粮难、购销贸易企业经营中做到 购得进、销得出、不亏损 发挥了不可或缺的有效作用,也符合农发行信贷管理的相关办法规定,而且这种经营方式目前在全国仍被广泛使用。

年年集资,出现这么大的问题,农发行应负主要责任,国家有政策,钱随粮走。 兰西县粮库职工胡伟说,至少住库信贷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去年10月,兰西县粮食系统开始审计查账,纪检委对外公布的账目上,粮食系统总欠款额达 .6亿元,其中1.7亿为粮库欠银行贷款,剩余款项则为粮库所欠 抬钱 、职工集资款以及利息。

据媒体公开报道,一份 农发银发【2010】17号 文件显示,截至2009年末,农发行全行系统中,准政策性不良贷款达157.01亿元,不良率为21.5%。而当年,农发行整体不良贷款率仅为 .61%。

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丁建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政策性银行不以营利为目的,以贯彻国家产业政策为主,保本微利经营。农发行成立时就是以粮棉油为主要支持对象。运营到今天,不论是粮食系统的腐败案,还是政策性银行的问题,根源是当初的农发行定位有问题。要养活那么多人,资本金那么大,竞争这么激烈,又没有储蓄所,他就开始在政策性贷款外,开始操作商业性贷款,这就引发了很多问题。要逐步停止商业化业务,前提是大规模注资,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农发行过度商业化的问题。

帕金森症状
辽阳妇科治疗医院
中卫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本文标签: